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返回首页    中国文明网总站 |  联盟网站  | 河源网
摆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河源家训
义宁陈氏家训
时间:2020-11-19 11:25:00
    《陈氏家范》

  (唐)陈崇

  一、尊朝廷

  太平之世,声教覃敷。谊降轩冕,恩彻泥涂。普天率土,莫不沾濡。矧吾陈宗,被泽尤殊。

  金门锡爵,玉册蠲租。稽颡顿足、鼓腹含哺。何以仰答,远着宏谟。出励名臣,处为硕儒。

  安吾作息,急乃公输。扬诩大化,嬉游唐虞。

  二、敬祖宗

  陈氏先代,渊流宏远。冥索遐稽,弥深缱绻。德为畴立,功为孰建。宜都以来,滋培不浅。

  司马参军,日恣流衍。补阙才高,秘监闻显。着作贤嗣,庐峰绝巘。徙乎江州,始基是践。

  自斯而遥,其绪日展。俎豆勿忘,咸相黾勉。

  叁、孝父母

  父母生我,鞠育劬劳。顾复之恩,自少而耄。几经艰难,以养以教。冀其克遂,悲喜相交。

  兴言及此,中心如刀。谓地盖厚,谓天盖高。趵蹐无报,徒属里毛。遐思古人,其乐陶陶。

  养惟其志,不惟其肴。致其慕者,涕泣而号。

  四、和兄弟

  鹡原志喜,雁序分行。维礼与诗,盖有明章。矧蹐圣世,跻乎虞唐。荆花纷馥,接叶联芳。

  埙篪韵协,手足相将。和乐且耽,庶顺高堂。追维先代,厥有二方。惟其难也,实至名彰。

  无歌偏及,以致缺戕。千古以来,被止眠姜。

  五、严夫妇

  人伦伊始,兆自闺门。阴阳之义,亘古常尊。好合可乐,狎昵宜悛。正位内外,各以其分。

  鸡鸣致警,戒旦时闻。以乐鼓钟,以友瑟琴。梁妻举案,冀妇如宾。惟鸿与缺,道行于身。

  不知其然,地亵而亲。脱辐至矣,则又何云!

  六、训子孙

  繄维义族,后起联翩。兰含春媚,桂馥秋妍。何以栽培,护其性天。巍巍桢干,饱乎云烟。

  农亩有径,诗书有田。耕食凿饮,为诵为弦。终身远到,基于少年。循矩斯方,受规则圆。

  非规非矩,遗羞昔贤。父兄之教,在所宜先。

  七、隆师儒

  圣贤至道,孰与为明。千秋统绪,任在儒生。发聋启聩,鼓振金鸣。石渠白虎,木铎传声。

  惟其义备,斯感至情。游扬二子,立雪于门。苏章千里,不惮遥程。跋涉艰楚,负笈而行。

  吾陈东佳,无鹜乎名。隆宠师儒,以集群英。

  八、谨交游

  人生所忌,处独居幽。慧无与发,思无与抽。士农工贾,惟其匹俦。或出或处,气类同求。

  戒勿如已,比匪非仇。声气是诩,他日为忧。与其为滥,无宁隘收。金兰善谱,不类盟鸥。

  少壮一诺,终当白头。风雨契阔,致意缪绸。

  九、联族党

  江州一族,异流同源。阅十一世,和处笑喧。非吾伯叔,即我弟昆。长幼上下,无寒无暄。

  驰驱皇路,退伏高原。咸敦一脉,岂有嫌言。二百余口,饔飧同轩。时勤课教,李笃训勉。

  有才足论,有勋与展。何疏何戚,门庭欣然。

  十、睦邻里

  古者八家,同井相助。由近而远,情谊攸着。为邻为里,居游与聚。疾病相持,死丧与赴。

  患难忧危,戒惊恐惧。謦欬欢逢,寿考媾娶。伏腊周旋,心融情豫。岁酒同甘,烹宰饱饫。

  阗阗里闾,倒屣解屦。诗称洽比,殷其景慕。

  十一、均出入

  生财之难,期其亘足。制用有经,积施相续。积而不施,施而不彀。侈靡吝悭,均为薄俗。

  生齿云多,资用繁缛。老疾宾祭,其敢不肃?以赡耕稼,以资诵读。家庭内外,持筹仆仆。

  惟均惟平,度其盈缩。乾糇以愆,为汝曹勖。

  十二、戒游惰

  凡人之生,畴无担荷。均在四民,责无敢堕。行必期为,志惟务果。奋进而前,犹不与我。

  矧其嬉游,而敢偷惰。即历艰危,无挫坎坷。丈夫志雄,磅礴磊砢。进止帷幄,了如观火。

  何乃自戕,手足委亸。家范谆谆,各为佩左。

  《陈氏家训》

  事亲必孝,待长必敬。兄友弟恭,夫义妇顺。冠婚丧祭,秉礼必慎。学文必功,习武必勤。

  治国必忠,治家必严。居功毋骄,见恩必谢。士农工商,择术必正。毋听妇言,而伤同气。

  毋作非法,而犯典刑。毋以众而暴寡,毋以富而欺贫。

  毋以赌博而荡产业,毋以谣辟而坠家声。

  制行唯严以律已,处世当宽以绳人。苟能行之于久久,当必报之以冥冥。

  兹训词实系废兴,诵之再叁,尔其敬听。明明我祖,汉史流芳,训子及孙,悉本义方。

  仰绎斯旨,更加推祥,曰诸裔孙,听我训章。

  读书为重,次即农桑,取之有道,工贾何妨。

  克勤克俭,毋怠毋荒,孝友睦姻,六行皆藏。

  礼义廉耻,四维毕张,处于家也,可表可坊。

  仕于朝也,为忠为良,神则佑汝,汝福绵长。

  倘背祖训,暴弃疏狂,轻违礼法,乖舛伦常。

  贻羞祖宗,得罪彼苍,神则殃汝,汝必不昌。

  最可憎者,分类相戕,不念同气,偏论异乡。

  手足干戈,我心忧伤。愿我族姓,怡怡雁行。

  通以血脉,泯厥界疆,汝归和睦,神亦安康。

  引而亲之,岁岁登堂,同底于善,勉哉勿忘!

 

  《义门陈氏家训》 

  一、要孝 

  父母面前无违拗,在家不见子承欢,死后念经有何效? 尔子在旁看尔样,忤逆之有忤逆报,当知孝。 

  二、要悌 

  兄长面前无使气,手足痛痒本相关,你尖我妒有何益? 有酒有肉朋友多,打虎还是亲兄弟,当知悌。 

  叁、要忠 

  富贵贫贱本相同,譬如替人谋一事,能尽其心便是忠, 一点欺心天不依,弄得钱来转眼空,当知忠。 

  四、要信 

  一诺千金人所敬,譬如约人到午时,不至未时便是信, 若是一事不践言,下次说来人不听,当知信。 

  五、要礼 

  循规蹈矩无粗鄙,先生长者当优尊,子弟轻狂人不敢, 况我侮人人侮我,到底那个饶了你,当知礼。 

  六、要义 

  事大思细无一及,譬如一事本当身,有才也要留余地, 又如好事不向前,懦弱何无男子气,当知义。 

  七、要廉 

  百般有命只由天,口渴莫饮盗泉水,家贫休要昧心钱, 巧人诈得痴心谷,痴人终买巧人田,当知廉。 

  八、要耻 

  好汉原来一张纸,含羞忍辱骗得来,那知背后有人指, 寄语男儿当自强,甘居人下何无耻,当知耻。 

  孝 悌 忠 信 礼 义 廉 耻&苍产蝉辫;   

  【家族渊源】&苍产蝉辫;    

  (一)宁州(义宁州)怀远人就是清雍正叁年(1725)入籍怀远都的怀远人来自34个县,共有248户,2663人。其中29县属闽、粤、赣边客家地区,占34县的85.3%。来自29县的241户,2624人,分别占总户数的97.2%和总人口的98.5%。且不说来自其它7县,虽然占34县的20.6%,但7户39人仅分别占总户数的2.8%和总人数的1%。可能他们原本也是祖籍在闽、粤、赣边客家地区,后来辗转来到宁州。也尽管清代及以后一段时间内,怀远人还不知道自己叫客家人。但总体来说,宁州(义宁州)的怀远人就是闽、粤、赣边客家地区北迁的客家人及其后裔。这就是本文的结论。 

  (二)怀远人概念的扩散 

  怀远人的称谓是因为有了怀远都而派生的概念。它不会象怀远都图甲建置那样非得由官方编组而成。怀远人的称谓则是对客家人群一个约定俗成的概念,这个概念会自然而然地扩散。这首先会在下面人数众多的人群中扩散。 

  《全志》载,康熙五十五年(1716),闽广两省来宁州人众数万④。雍正元年,宁州知州在递抚院呈文中说:宁州客民“略计壮幼万有余丁”⑤。而《图册》载入籍怀远都的壮幼丁仅有1809人。那么即使我们按宁州壮幼丁一万人计算,也还有八千余壮幼丁尚未加入怀远都。这占据宁州客民82%的客民,就是前文已述的“耕山者概编保甲,有产者另立都图③”的耕山者人群。除这批耕山者人群外,还有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几代后续来宁的客家人。他们是来自客家祖地的一个偌大的移民群体。他们要等待来宁年届20年,又要艰苦创业,买田置产,创造条件,逐批入籍怀远都。因为他们与已入籍的怀远人同根同源,又曾同为棚民,使用同一种语言——客家话进行交流,遵循同一种习俗——客家习俗过日子。有着不可割舍的情感和行为交往。他们把客家棚民团结一致,促成政府成立的怀远都,看成是一个有形的整体,一座精神的靠山。通过相互通婚结亲、宗族联谊、日常共同的田间山头劳作,将自己与怀远人融为一体。他们自然而然会将自己认同为怀远人,会在社会交往中自称是怀远人,也会被他人称为怀远人。 

  其次怀远都越来越多人,就会向外播迁。笔者查阅过铜鼓客家卢、杨、邱、邹、黄、赖等多个姓氏族谱,基本上都有族人播迁到周边的赣西北,乃至湘鄂赣边一些县市。甚到有远迁到广西、陕西去了。随着这些怀远人的向外播迁,怀远人的概念也就扩散到所到之处。可以说宁州(义宁州)的怀远人尚不知道自己是客家人这个概念之前,怀远人的概念早已扩散到整个赣西北和更广阔的地方。这大概就是怀远都的怀远人渊源生发的巨大历史效应吧!  

  【家风流韵】&苍产蝉辫;    

  从陈宝箴到陈寅恪——义宁陈氏百年传奇 

  陈寅恪是当代文化史绕不过去的人物,其贯通中西的渊博学识,卓尔不群的学人风骨,以及气象万千的学术成就,可称一时无两。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义宁陈氏家族。陈寅恪这座高峰,原是拔起于群峰并峙之处。翻开新编《辞海》,陈宝箴、陈叁立、陈衡恪、陈寅恪四人分立条目。一家叁代祖孙四人享有如此殊荣者,恐怕翻遍《辞海》也难再见。故而陈氏家族的百年浮沉,烛照出了中国近代文化人命运的一个缩影。 

  陈宝箴:营一隅为天下倡 

  江西义宁(今修水)陈氏家族出过很多名人。陈寅恪的祖父、清末维新派政治家陈宝箴(1831-1900)青年时期即足智多谋,同时又具有务实精神。洪秀全的太平军占领永宁县后。宝箴的父亲陈伟琳效法曾国藩组织乡勇创办了义宁团练。陈宝箴帮助父亲操办,由此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曾国藩以两江总督驻安庆时,与陈宝箴有过交流,曾国藩对眼前出现了这样的人才惊喜交加,待陈宝箴为上宾,视之为“海内奇士”。曾国藩想留陈于幕府,但陈此时已不愿为幕僚之客,他急欲亲临战场与太平军一较高下。 

  不久陈宝箴加入江西席宝田部队。湘军攻入天京后,太平天国幼主洪天贵福在洪仁玕等人的协助下逃出天京,并一路逃到江西。陈宝箴以他战略家的敏锐眼光,预估他们必定路过瑞金,立即向席宝田献一奇策:在广昌、石城间设伏,必能有所收获,因为幼主出逃“奔逸数千里,日夜疾行,辎重妇女相随,见无追军,惫甚,行必缓。我亟趋间道,要击广昌、石城间,寇可灭也。”席依其计,果然俘获了太平天国幼主洪天贵福及洪仁玕、黄文瑛、洪仁政等重要人物。陈宝箴由此名动公卿,声布朝野。 

  陈宝箴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被诏命为湖南巡抚,陈宝箴终于等来了独当一面、施展抱负的机会。陈宝箴打算在湖南“营一隅为天下倡,立富强之根基”,使国家有所凭恃。陈宝箴之子陈叁立(1859-1937)为了帮助父亲实现抱负,年富力强的他放弃了吏部主事之职,随侍父亲到湖南上任。陈氏父子联手,效法日本明治维新,在湖南办时务学堂、武备学堂、算学馆、《湘报》、南学会。湖南成为全国维新运动的中心之一。有人因此评论“丁酉戊戌间,湘省政绩灿然,冠于各省”。 

  1898年,慈禧太后发动戊戌政变,“戊戌六君子”被杀,陈宝箴因保荐“戊戌六君子”中的杨锐和刘光弟而被革职,“永不叙用”。陈叁立也被加上“招引奸邪”的罪名,与父亲一起被清廷革职。陈叁立描写过当时的情形:“凡累年所腐心焦思,废眠忘餐,艰苦曲折经营缔造者,荡然俱尽”。“往往深灯孤影,父子相语,仰屋欷歔而已”。 

  两年后,尽管《清史稿》没有记载,陈叁立为父亲写的传记中也没有明显暗示,但据最新的史料表明,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陈宝箴在西山家中被慈禧秘密赐死,怀着巨大难言家国隐痛的陈叁立从此以诗歌自娱,开始了诗人生涯。 

  陈叁立:来作神州袖手人 

  维新运动中陈叁立曾起到重要作用,与谭嗣同、丁惠康、吴保初并称“维新四公子”,名动一时。陈叁立(1859-1937)字伯严,号散原,1886年进士,散馆编修、吏部主事。曾与黄遵宪创办湖南时务学堂,深受张之洞器重。陈叁立为近代诗文名家,“同光体”诗歌代表人物,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位传统诗人。很多人可能从钱钟书的小说《围城》中读到“董斜川”对当时文坛中顶尖诗人的归纳:“陵谷山原”,其中最受推崇的“原”(陈散原)即陈叁立。 

  戊戌变法后,陈叁立不问世事,自谓“神州袖手人”。曾在诗中表明心迹:“凭栏一片风云气,来作神州袖手人”。作为诗人的陈叁立,经徐志摩的介绍,曾与获得诺贝尔奖的泰戈尔有过一次历史性会面,成为当时媒体的热点。 

  除了诗歌,陈叁立还写作有《散原精舍文集》,其中介绍父亲的事迹极具史料价值。许多史料记载陈宝箴对李鸿章的不满。《马关和约》签订后,陈宝箴泣曰:“无以为国矣!”陈叁立在文中详细介绍了父亲的观点与当时众人的观点是有差异的。众人责怪李鸿章的是“不当和而和”,陈宝箴所痛心疾首的则是李鸿章“不当战而战”,他认为李鸿章对国力军力知之甚详,明明知道“不堪一战”,“上迫于毒后(“毒后”指慈禧,编者注)仇外之淫威,下怯于书生贪功之高调,忍以国家为孤注,用塞群昏之口,不能以死生争。”同时,陈叁立也向张之洞发出了那封着名的电报:“请诛合肥以谢天下”(“合肥”即李鸿章,编者注)。父子之间的默契显示了他们历来主张隐忍、立足于未来、真正为国家着想的务实风格。 

  晚年陈叁立在庐山居住,曾倡议重修《庐山志》,所邀请的作者如李四光等人,均为当时国内的一时之选。据庐山管理局书记郑翔介绍,解放后许多国家领导人至庐山度假,都会索要《庐山志》,如果第二天有重要会议,往往会彻夜通读该书。 

  1937年“七七事变”后,陈叁立,这个自称“神州袖手人”的老诗人,痛感国家危难之时自己却无能为力,绝食拒药而终。 

  陈寅恪:四海无人对夕阳 

  陈叁立之子陈寅恪(1890-1969)早年留学日本及欧美,学贯中西。回国后与梁启超、王国维、赵元任一起,成为清华国学院着名的“四大导师”之一,终生从事着述和教学,1969年去世。这位虽在学术界享有盛誉的学者在大众中一直默默无闻。直到1995年,广东学人陆键东一本极为畅销的《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的传记书籍问世,陈寅恪在去世后二十多年后,突然成为了文化界的热点人物。 

  这本书以感人的笔调、剪裁得当的故事描绘了陈寅恪表面上看来很普通的学者生涯中极富魅力的一面,陈寅恪年轻时振兴民族文化的宏愿、青年时鲸饮龙吸的广泛阅读、中年对世俗权势的蔑视、晚年的遭遇在这本书中具有悲剧的意味。还有一些传说,比如说斯大林见到毛泽东的时候询问“陈先生身体如何”的轶事,也都为陈寅恪平添了神秘的色彩。 

  然而,陈寅恪的一生却是坎坷的,他写过这样的诗句:“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坎坷的经历一直持续到他身后。他曾留下遗嘱,希望埋葬于西湖之滨的父亲墓旁。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此事一直不能得到解决。据陈寅恪的女儿陈美延表示,父母的骨灰多年来不能入土为安,其中诸多曲折,实在难以尽述。尽管陈寅恪的名声从学界扩展到媒体,从大陆波及海外,着名画家黄永玉曾为此事奔波呼吁,原江西省领导人吴官正曾专门作过批示,但此事仍一再被延宕。迟至2003年,隶属科学院的庐山植物园才将陈寅恪、唐筼夫妇埋葬于植物园内,距陈先生去世已有34年。而将陈氏家族在庐山购买的“松门别墅”改造成“陈叁立纪念馆”计划距实施仍遥遥无期。 

  陈寅恪被历史学界称为“教授中的教授”、“叁百年来仅此一人”。一般人恐难理解其中真意。但普通人都可在书店中购买一册《剑桥中国隋唐史》,在这部全世界研究隋唐史的顶尖专家撰写的书里,陈寅恪被尊称为“伟大的中国史学家陈寅恪”,他的名字被引用达十多处,他的种种观点仍然被今天的史学家所反思、权衡、吸收,成为不朽的人类精神财富。 

责任编辑: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