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返回首页    中国文明网总站 |  联盟网站  | 河源网
摆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河源家训
南康邓氏家训
时间:2020-11-19 11:29:00
  【邓氏家训&苍产蝉辫;】     
  治国之道,有法有戒,所以明典则昭惩创也。而治家亦无不然,先父型家最严,尝取朱子所亲书於学宫者,列为八则。八则之外又有六戒,予只承庭训着,为家规数条,俾后嗣有所率循,罔敢逾越。今谱已告成,故登之谱牒,凡我族人朝夕观览,或於心身有所补云。&苍产蝉辫;&苍产蝉辫;  
   八则 
  (一)&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事亲以致孝,儒慕之爱非由人为。一本之恩,出自天性,人惟世途之变迁愈多,故至情之纯笃愈少。更其甚者,飘泊他乡,枉念高堂白发,眷恋衾枕,惟惜秀阁红颜,朝饔夕餐,聊具一日之菽水,晏眠早起,谁念终夜之寒温,亲母固已如此,继庶由所难言,虽申生见谗於骊姬,千古饮恨,而闵子眷怀於继母,万世垂芳。为人子者,胡弗念焉。若夫立行修身,而显身扬名,慎终追远,而尽哀尽礼,尤为人所宜自致。

  (二)&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从兄以明弟,长幼之节,人所共知,友恭之谊昔所众着,慨自角弓载咏,而兄弟相远。棠棣哀告,而手足抱痛。溯所由来,匪由家资,以伤天伦,则听妇言而乖同气,遂有视其兄如路人,视兄嫂仇仇者矣。吾不知今之为人弟者,亦尝念田氏之风,而兴感於紫荆之摧萎,读花萼之句,而抱歉於大被之生寒否耶。

  (叁)&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尽已之谓忠。圣门教人,惟忠与恕,曾子自省,戒谋不忠,故四教则文行贯以忠也,九思则出言必以忠也。人不忠诚於物田有违於已,多不尽内而事亲,从兄非真孝。子悌弟外而事君交友,非真忠臣良士,盖此忠一亏,事为皆虚试,观武侯之尽瘁鞠躬,文山之成人取义,考古者不以成败论,亦知其心之已尽耳,人欲景仰前徽,不愧寸衷奈何弗忠。

  (四)&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以实之谓信。夫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孟子曰:君子不亮恶乎,执诚言信之不可无也。夫人之有信,如五行之土,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历寒暑而不爽。人能诚信无二,坚如金石,应若风雷,千里之外,无费应矣。昔朱子只要季路一言,巨卿不爽张邻之一约,季扎之插剑於墓,阎厂之完钱於孤,载之史册,千古不磨,信知於人何如哉。

  (五)&苍产蝉辫;&苍产蝉辫;礼所以别上下正名份。一家之中,若长若幼,若尊若卑,秩固天然莫可淆,序亦鳌然莫可紊。世族之家,鲜克由礼,而末俗崇尚弗老,冠婚丧祭,多不孝礼,以致长幼尊卑,日用罔所率循,伏读叁礼,及朱子家礼一书,条分缕晰,人能遵而行知,将见父父子子,夫夫妇妇,兄兄弟弟,家道成而百度得其理矣,否则相鼠贻讥,可不慎欤。

  (六)&苍产蝉辫;&苍产蝉辫;义所以决是非,定可否。凡人生出处去就,辞受取与,莫不有义,义者事之干也。人惟为义所诱,为事所屈,遂致贪昧隐忍,罔顾名义,诚能於出处去就,辞受取与之间,审其是非,决其可否,斟酌停妥,以定行止。断无有临事迟欸,遇事苟且者矣。试观伊尹之千驷弗顾,一介惟严,孟子之百镒不受,万钟莫留;关圣帝之曹归汉,爵禄不以撄心;颜常山之骂贼不屈,死生不以易节,其大义懔然如此。人当於此中吃些辛苦,方为守义之士。

  (七)&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分辨之谓廉。从来贪者无别,廉者有辨,行贪则污,行廉则洁。古今来,人无贤不孝,孰不恶贪而爱廉,而每避洁而行污者,无他利欲关头打不破,故卑污苟贱所弗顾耳。前世如首阳高卧足以振起顽懦,后世,如公仪悬鱼,子罕却玉,杨震辞金,管宁挥锄,生平节概於此,可见人能守此,在家不愧为廉士,在国不愧为廉吏,子孙相承,为清白之家,非传家之至宝哉,吾愿子孙,谨操守而持廉洁。

  (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行已之有耻。人生事业学问,多成於有耻而败於无耻。无耻则卑污苟且,机械变诈无所不至;有耻则激励奋发,学问事功皆不可量。若伊尹耻其君不为尧舜之君,此其民不为尧舜之民。勾践耻其身之请为臣,妻之请为妾;他如乐羊弃学,因妻之耻,遂卒业而成名;齐御骄态,因妻之耻辄敛抑而为大夫,是皆耻之所成。若夫左右异态,或摇尾以乞怜,或舐癕以舔痣,身为丈夫,行同妾妇,无耻已极,纵或稍得寸利,何以型家。吾愿良家子弟,务宜知耻。

      六戒  
  一、戒怠惰。先王驱游惰而归之,农崇本业也。人不务本衣食何求?近见人家子弟,不士不农,不商不贾,游手好闲,日则叁五成群,东奔西逐,夜则比闾交欢,道长说短,红日高上,尚卧内床,金鸡唱午,方醒睡眸,以致家业萧条,妻子无靠,所谓懒惰成饿莩此之谓也。兴言及此,偷惰宜戒。

  二、戒奢侈。古昔盛世,敦崇节俭,上自君公,下逮氓庶,无不务本,节用衣冠;宫室有定制也;仆从车马,有定饰也;婚姻丧葬,有定礼也;宴宾招客,有定数也。而且丰年则如其礼,凶年则杀其礼,以致人心古朴风俗淳厚。今也尚文贱质好奢恶俭,豪华之家,恣为侈肆,贫窭之族,喜为效颦,皂隶与夫,亦且尘视金玉,口鱼肉而身紬帛,风俗如此。尚何有余,一余叁之庆乎。古论云:从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吾愿子弟以奢侈为戒。

  叁、戒赌博。在昔成周取士,孝弟力田,以故耕田凿井,牵车服贾,春诵夏弦,各事本业,比户可风。近见豪华子弟,以看睹为生涯,以博奕为正事,牧奴共戏,浪子相邀,或瓦注,或钩注,或金注,遂成孤注之危,或投犊、或投雉、或投卢,难救投钱之败。百万轻於一掷。十千不值半文,大则荡产破家,旋登饿鬼之乡;小由欠债经官,辙作囹圄之客,伏读律令,造买者发远方,窝藏予流杖,无益之事,莫此为甚,吾愿聪明子弟早早回头。

  四、戒淫从。饮食男女,人生大欲所成,内外嫌疑,人伦至教所着,故夫妇有别,王化起于关睢,礼教不修,风俗败於鹑奔,以至闺阁贻羞,廉耻道丧。富豪之子因色亡身;俊秀之儿贪花丧命。西厢曲,红梅记,皆导淫之书。感应篇,戒淫说乃垂训之旨。人能洗涤邪志,不遂风月烟花,庶几遵行正道,不欺暗室屋漏。语云:百行孝为先,十恶淫为首。有志励行者,尚同一鉴。

  五、戒酗酒。酒以合欢介寿,必称兜觥。醉而丧德,沉湎由於贪杯。故周礼有酒正之官,宾宴有监酒之史。近见酗酒狂呼,罔故性命,未赋青莲之百篇。辄致淳于之一后,催花擂鼓,昏昏祗在醉乡,架马猜拳,沉沉惟期长夜,不知杯中月,终是伐性斧,山中味,乃是腐腹菜,兼以醉后贪花,虚劳力竭,席前论事,摩手擦拳,总之无益於身命,切勿贪乎香醪。

  六、戒横暴。让畔让路,古之遗风,不乱不争,圣有明训。近见今日子弟,一言不合,怒气相加,叁戒不循,捐生不顾,或持族强,或倚人众,或挟势以凌人,或负性以傲物,或藉力以夺人之有,或逞忿以济已之穷,讵知骂人,虽或不怒,杀人必致抵偿,既蔑礼法,定罗王章,君子自反为仁礼,尔何甘心为禽兽。吾愿负血气者,切勿蹈此。

  邓氏族谱家训&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八代孙文谟创)&苍产蝉辫;  
  【家谱条例&苍产蝉辫;】 
  一、谱所以联亲疏,合远近也。自迁蜀以来,或仍旧居,或移别乡,支派虽分,其原则一,从原至委,不可丝毫紊乱。

  二、坟茔山水,自某祖某妣,至某祖某妣,或坐东朝西,或坐南朝北,山势何形,历管几代,悉载祖妣名下,以传后代。

  叁、在祠神主,历代先祖居中,所有入川开创耕读,以及建祠修谱有功者,上岑榜组,下岑居中,虽分农儒,原有酌议,后人不得私行移动,以干神怒。

  四、家中尊卑老幼,礼法森严。内外男女,规矩谨肃,固不可以大欺小,强凌弱;更不可以小加大,少凌长。至於子不孝父,卑不敬尊,以媳姤姑,以妻嫌夫,逾法所不赦者也。

  五、家中老成之士,以及为父母翁姑者,各宜教训子弟,不可爱而无劳。倘有乱纲玩法,玷辱祖宗者,户首须同合族处治,男从法,女改嫁,若稍护短廪官清究。

  六、读书成名,光宗耀祖,理宜奖偿。入学者,帮公银数两不等;中举者,数十两不等;但看本生之贫富,计公银之多寡,不必拘於一定。至於家贫不能成就功名者,亦将公银补费,文武虽殊大略分别,幸而功名愈大,虽酌量以为公奖。

  七、同宗过继,宜固一脉,溯所自来,不忘本也。但先从立长,后从立爱,由亲及疏,长子幺男不过继,至若外甥入继,随母承嗣。一切异姓乱宗,律有明条,非但不入嗣谱,田产亦不给分毫。如本族互相隐匿及受贿冒登,罚银十两,逐不归宗。

  八、妇人从一而终,其节最苦,延至百年后,子孙繁多者,芳声不泯。万一身殒子殁,果有孤忠亮节,及为採访,扬休家乘。

  九、祠堂每年顾人看守香灯,捡盖屋宇,补修墙垣,户首每月巡查。值年时常清视,前后竹木,切要禁蓄,不许私取私用。

  十、祠堂公银、祭田、租谷屡年放积,轮流管守。值年者着意办理,总簿者勤心登明,私事不可藉端,公事亦当俭用。祭事随时度量,不得滋口滥费。

  以上八则、六戒,十条言虽浅近,理则中正,尊而行之,则为良善,背而驰焉,即为不肖,吾族世代忠善,世代忠厚,耕读传家,颇少浇漓之风,而习俗滋染,不无偏陂之习,为父兄者,固有养正之功,为子弟者,当守过庭之训。倘有违条犯戒者,家法甚迅,不得询私偏护。

  【邓氏新家训】  
  邓尚福 
    树有根,水有源,作人子,须知史。商武丁,封曼邓,国南阳,始为姓。

  世候爵,至宣公,字吾离,十九代。桓王时,尊周室,再传尚,廿二代。

  襄王期,国被灭,守茅土,作苦民。景王时,邓佩公,任刺史,邓始荣。

  曼四七,邓禹公,东汉臣,很显赫。汉晋间,功臣多,数将相,炳世勋。

  廷桢公,与则徐,严禁烟,勇抗敌。世昌公,黄海战,抗日寇,谱壮歌。

  至小平,最辉煌,万民颂,四海杨。到而今,叁千叁,传后代,百十几。

  邓姓人,七百万,名人多,昌鼎盛。国有史,家有谱,明宗支,正本源。

  教后人,清廉洁,宗亲间,密联聚。爱祖国,遵法纪,敬师长,爱幼小。

  好学习,勤劳动,讲诚信,求是实。灭赌牔,禁毒淫,俭持家,勇进取。

  廿世纪,计生育,生男女,都一样。续家谱,有职责,传家凤,尚光荣。

    
  【邓氏源流】
   1、出自姒姓(夏的始祖大禹为姒姓)。相传夏朝时帝仲康有子孙封在邓国(今河南邓州一带),邓君的后世子孙就以国为氏,称邓氏。

  2、出自子姓(商族的始祖契为子姓)或曼姓。商王武丁封他的叔父(曼季)于邓国曼城,是为曼侯,称曼氏,曼氏后来又改封邓国(此邓国在今河南省孟县的西南),经西周、春秋延续了600多年。西周时,邓国是周朝南方较为重要的一个异姓侯国,但因与楚为敌,于公元前678年被楚国灭掉。邓侯子孙为纪念故国,便纷纷改姓邓,史称邓姓正宗。

  3、出自李氏。五代十国时期的南唐后主李煜的第8子李从镒,受封为邓王。公元975年南唐为北宋所灭后,宋太宗下令缉拿南唐宗室,李从镒之子天和出逃,以父亲封地为氏,其后世子孙遂称邓氏。其中一系为南方邓氏大姓。七十叁氏祖煌公,字开权,号邯,妣郑、魏夫人。生四子:长景山,次仁山。仁山字宏道,妣刘氏,生子名奇。奇公字子文,唐时为广州签判。因同寅宦肆虐,遂解印隐居黎水。配王安人,生叁子:长如岳,世居湖湘,徙冀时遭兵乱,偕弟居江右南安府南康石下南梁立业;次如嵩迁居高塘富下立业;叁如岗迁居太平桥清江沧下立业。叁玉山,字宏远。四昆山,字宏运。公辅唐有功封楁侯。

  【家风流韵】
   公元912年,后梁乾化二年,邓如岳率家小数十口从虔州城来到这里“避世而居”,南良邓氏从此开基。关于邓如岳其人,是很有故事的一个人。据族谱记载,其父邓奇在唐大中元年(847年)曾任广州佥判,唐代处理特殊事务的官吏,后离开政坛卜居广东一个叫梨水山的乡野处。邓奇生三子,长子邓如岳,从小读书习武,长大后竟成文武之才,做了南雄县令。875年黄巢起义,天下大乱,中原汉民流离失所,往南方奔涌而来。农民起义军一路南下,878年攻打到了虔州、韶关一带。便是在这一时期,邓如岳抵抗有功,次年被擢升为行营都统(唐后期设立的各道出征兵的统帅的名号),率兵镇虔州,从此与虔州结下生命之缘。只是,族谱中关于邓如岳率兵“镇虔州30年”的说法与史实有些出入。879年开始镇虔州,30年后当是907年,即五代十国之后梁元年,而根据史料记载,由于卢光稠、谭全播起义,虔州自885年正月便因为“虔州守军弃城而逃”成了卢、谭的领地,即是之后十数年内,虔城几易其主,也是在卢光稠与岭南割据者刘隐之间发生争夺。所以,只能说邓如岳在虔州开始为官至唐朝灭亡的时间是30年,他实际在虔州的时间只有6年,或者理解为他在南雄与虔州任公职时间合计有30年倒是有一定道理。这个时间还可以做这样的善意的理解——公元885年正月二十四的清晨,在卢光稠起义军的强大攻势下,邓如岳选择了放弃守城的做法,为虔州百姓免却了一场流血的战斗,以致族谱中才记载有“民赖以安居,后人感其恩德,为如岳公立祠祭祀于虔”的辉煌一页。其实,邓如岳的选择是明智的,朝代更迭,是历史进步的必然结果,邓如岳顺应潮流,以百姓安危为重,视个人荣辱为轻,自然受到百姓纪念。赣州城历史上,凡是对百姓有爱戴之举的,不管是什么出身,一概受到百姓的纪念,如受宋高宗之命来赣州城屠城的岳飞,不仅没有执行皇命,还三次上书赦免赣州百姓无辜生命,最终获允,百姓为其建了九座祠庙,世代被纪念;明初攻打赣州城的常遇春大将,攻破城池后,放弃了原来要屠城的初念,只杀了一个叫黄百万的绅士,城里百姓既为常将军建祠,也为黄百万做庙,因为两人对百姓都算有功之人。

  再继续推测下去,故事依然成立——作为旧臣,邓如岳保持了他的人格魅力,坚守了处世原则,他没有为新政府服务,他以年迈体衰为由,“思相地避世而居”。于是,影响南良古村一千余年的杨救贫这个历史人物出现了。从长安逃亡出来的杨救贫,于879年在旧友廖銮(曾任鄂州剌史)处避乱时与卢光稠相识,经卢光稠相邀到了赣南,从此一生未离开赣南,收刘江东、廖禹、曾文灿做弟子,传授地理之术,与人堪探风水,助卢光稠规划虔州城……正是在虔州逗留期间,他与前朝官僚邓如岳相识。有感于邓如岳的公德,杨救贫答应了为邓如岳相地之请。四海云游的杨救贫爬山涉水,走遍了赣县、于都、信丰、南康,终于为邓如岳相得佳地——南康顺化之南梁。

 
 
 (贾学平话说《中国着名家训》之九)   
 
 

责任编辑: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