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返回首页    中国文明网总站 |  联盟网站  | 河源网
摆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河源家训
内训
时间:2021-02-08 19:30:00

 

 

 

 

 

                                                                        (明)仁孝文皇后徐氏撰
 

 

 

 

 

 

  自序

 

 

 

 

 

 

  吾幼承父母之教,诵《诗》、《书》之典,职谨女事。蒙先人积善余庆,夙被妃庭之选,事我孝慈髙皇后,朝夕侍朝。髙皇后教诸子妇礼法惟谨,吾恭奉仪范,曰聆教言,祗敬佩服,不敢有违。肃事今皇上叁十余年,一遵先志,以行政教。

 

 

  吾思备位中宫,愧德弗似,歉于率下,无以佐皇上内治之美,以忝髙皇后之训。常观史传,求古贤妇贞女,虽称德性之懿,亦未有不由于教而成者。然古者教必有方,男子八岁而入小学,女子十年而聴姆教。小学之书无传,晦庵朱子爰编缉成书,为小学之教者始有所入。独女教未有全书,世惟取范晔《后汉书》曹大家《女戒》为训,恒病其略。有所谓《女宪》、《女则》,皆徒有其名耳。近世始有女教之书盛行,大要撮

                                                                        (明)仁孝文皇后徐氏撰

  自序

  吾幼承父母之教,诵《诗》、《书》之典,职谨女事。蒙先人积善余庆,夙被妃庭之选,事我孝慈髙皇后,朝夕侍朝。髙皇后教诸子妇礼法惟谨,吾恭奉仪范,曰聆教言,祗敬佩服,不敢有违。肃事今皇上叁十余年,一遵先志,以行政教。

  吾思备位中宫,愧德弗似,歉于率下,无以佐皇上内治之美,以忝髙皇后之训。常观史传,求古贤妇贞女,虽称德性之懿,亦未有不由于教而成者。然古者教必有方,男子八岁而入小学,女子十年而聴姆教。小学之书无传,晦庵朱子爰编缉成书,为小学之教者始有所入。独女教未有全书,世惟取范晔《后汉书》曹大家《女戒》为训,恒病其略。有所谓《女宪》、《女则》,皆徒有其名耳。近世始有女教之书盛行,大要撮《曲礼》、《内则》之言与《周南》、《召南》诗之小序及传记而为之者。仰惟我髙皇后教训之言,卓越徃昔,足以埀法万世,吾耳熟而心藏之,乃于永乐二年冬,用述髙皇后之教,以广之为《内训》二十篇,以教宫壸。

  夫人之所以克圣者,莫严于养其德性,以修其身,故首之以“德性”,而次之以“修身”;而修身莫切于谨言行,故次之以“愼言”、“谨行”;推而至于“勤励”、“节俭”,而又次之以“警戒”。人之所以获久长之庆者,莫加于积善;所以无过者,莫加于迁善,又次之以“积善”、“迁善”。之数者,皆身之要,而所以取法者,则必守我髙皇后之教也,故继之以“崇圣训”。逺而取法于古,故次之以“景贤范”。上而至于“事父母”、“事君”、“事舅姑”、“奉祭祀”,又推而至于“母仪”、“睦亲”、“慈幼”、“逮下”,而终之于“待外戚”。顾以言辞浅陋,不足以发扬深旨,而其条目亦粗备矣。观者于此不必泥于言,而但取于意,其于治内之道,或有禆于万一云。永乐叁年正月望日序。

  德性章第一      

  贞静幽闲,端庄诚一,女子之德性也。孝敬仁明,慈和柔顺,德性备矣。夫德性原于所禀而化成于习,匪由外至,实本于身。

  古之贞女,理性情,治心术,崇道德,故能配君子以成其教。是故仁以居之,义以行之,智以烛之,信以守之,礼以体之。匪礼勿履,匪义勿由。动必由道,言必由信。匪言而言,则厉阶成焉;匪礼而动,则邪僻形焉。阈以限言,玉以节动,礼以制心,道以制欲,养其德性。所以饬身,可不愼与!

  无损于性者,乃可以养德;无累于德者,乃可以成性。积过由小,害德为大。故大厦倾颓,基址弗固也;己身不饬,德性有亏也。美璞无瑕,可为至宝;贞女纯德,可配京室。检身制度,足为母仪。勤俭不妒,足法闺阃。

  若夫骄盈嫉忌,肆意适情,以病其德性,斯亦无所取矣。古语云:“处身造宅,黼身建德。”《诗》云:“俾尔弥尔性,纯嘏尔常矣。”

  修身章第二  

  或曰:“太任目不视恶色,耳不聴淫声,口不出傲言。若是者,修身之道乎?”曰:“然。古之道也。”夫目视恶色则中眩焉,耳聴淫声则内禠焉,口出傲言则骄心侈焉,是皆身之害也。故妇人居必以正,所以防慝也;行必无陂,所以成德也。

  是故五彩盛服,不足以为身华;贞顺率道,乃可以进妇德。不修其身,以爽厥德,斯为邪矣。谚有之曰:“治秽养苖,无使莠骄;刬荆剪棘,无使涂塞。”是以修身所以成其德者也。

  夫身不修,则德不立,德不立而能成化于家者盖寡焉,而况于天下乎?是故妇人者,从人者也。夫妇之道,刚柔之义也。昔者明王之所以谨婚姻之始者,重似续之道也。家之隆替,国之废兴,于斯系焉。于乎闺门之内,修身之教,其勖愼之哉!

愼言章第三     

  妇教有四,言居其一。心应万事,匪言曷宣?言而中节,可以免悔。发不当理,祸必随之。谚曰:“誾誾謇謇,匪石可转;訿訿譞譞,烈火燎原。”又曰:“口如扃,言有恒;口如注,言无据。”甚矣!言之不可不愼也。

  况妇人德性幽闲,言非所尚,多言多失,不如寡言。故《书》斥牝鸡之晨,《诗》有厉阶之刺,《礼》严出梱之戒。善于自持者,必于此而加愼焉,庶乎其可也。

  然则愼之有道乎?曰:有,学南宫绦可也。夫缄口内修,重诺无尤,宁其心,定其志,和其气,守之以仁厚,持之以庄敬,质之以信义,一语一黙,从容中道,以合乎坤静之体,则谗慝不作,家道雍穆矣。

  故女不矜色,其行在德。无盐虽陋,言用于齐而国安。孔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

  谨行章第四       

  甚哉!妇人之行不可以不谨也。自是者其行专,自矜者其行危,自欺者其行矫以污。行专则纲常废,行危则嫉戾兴,行矫以污则人道绝。有一于此,鲜克终也。

  夫干霄之木,本之深也;凌云之台,基之厚也;妇有令誉,行之纯也。本深在乎栽培,基厚在乎积累,行纯在乎自力。不为纯行,则戚疏离焉,长幼紊焉,贵贱淆焉。是故欲成其大,当谨其微;纵于毫末,本大不伐。昧于冥冥,神鉴孔明;百行一亏,终累全德。

  体柔顺,率贞洁,服叁从之训,谨内外之别,勉之敬之,终始惟一,由是可以修家政,可以和上下,可以睦姻戚,而动无不协矣。《易》曰:“恒其德贞,妇人吉。”此之谓也。

  勤励章第五      

  怠惰恣肆,身之殃也;勤励不息,身之德也。是故农勤于耕,士勤于学,女勤于工。农惰则五谷不获,士惰则学问不成,女惰则机杼空乏。

  古者后妃亲蚕,躬以率下;庶人之妻,皆衣其夫。效绩有制,愆则有辟。夫治丝执麻以供衣服,羃酒浆、具菹醢以供祭祀,女之职也。不勤其事,以废其功,何以辞辟?

  夫早作晚休,可以无忧;缕积不息,可以成匹。戒之哉,毋荒宁!荒宁者,刿身之廉刃也,虽不见其锋,阴为其所戕矣。《诗》云:“妇无公事,休其蚕织。”此怠惰之慝也。

  于乎!贫贱不怠惰者易,富贵不怠惰者难。当勉其难,毋忽其易。

  节俭章第六        

  戒奢者,必先于节俭也。夫澹素养性,奢靡伐德。人率知之,而取舍不决焉。何也?志不能帅气,理不足御情,是以覆败者多矣。

  《传》曰:“俭者,圣人之宝也。”又曰:“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若夫一缕之帛出工女之勤,一粒之食出农夫之劳,致之非易,而用之不节,暴殄天物,无所顾惜,上率下承,靡然一轨,孰胜其敝哉!

  夫锦绣华丽,不如布帛之温也;竒羞美味,不若粝粢之饱也。且五色坏目,五味昬智;饮清茹淡,祛疾延龄。得失损益,判然悬绝矣。古之贤妃哲后深戒乎此,故絺綌无斁,见美于《周诗》;大练粗疏,垂光于汉史。敦廉俭之风,绝侈丽之费,天下从化,是以海内殷富,闾阎足给焉。盖上以导下,内以表外,故后必敦节俭,以率六宫;诸侯之夫人,以至士、庶人之妻,皆敦节俭,以率其家。然后民无冻馁,礼义可兴,风化可纪矣。

  或有问者曰:“节俭有礼乎?”曰:“礼,与其奢也,宁俭。然有可约者焉,有可腆者焉。”是故处已不可不俭,事亲不可不丰。

  警戒章第七     

  妇人之德,莫大乎端已;端己之要,莫重乎警戒。居富贵也,而恒惧乎骄盈;居贫贱也,而恒惧乎放失;居安寕也,而恒惧乎患难。奉巵于手,若将倾焉;择地而旋,若将陷焉。

  故一念之微,独处之际,不可不愼。谓无有见乎,能隠于天乎?谓无有知乎,不欺于心乎?故肃然警惕,恒存乎矩度;湛然纯一,不干于匪僻。举动之际,如对舅姑;闺房之间,如临师保。不惰于冥冥,不矫于昭昭,行之以诚,持之以乆,隠显不贰,由是德宜于家族,行通于神明,而百福咸臻矣。

  夫念虑有常,动则无过;思患预防,所以逺祸。不然,一息不戒,灾害攸萃,累德终身,悔何追矣!是故鉴古之失,吾则得焉;惕厉未形,吾何尤焉?《诗》曰:“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礼》曰:“戒愼乎其所不覩,恐惧乎其所不闻。”此之谓也。

  积善章第八        

  吉凶灾祥,匪由天作;善恶之应,各以其类。善德攸积,天降阴隲。昔者成周之先,世累忠厚。暨于文武,伐暴救民,又有圣母贤妃善德内助。故上天阴隲,福庆悠长。

  我国家世积厚德,天命攸集。我太祖髙皇帝顺天应人,除残削暴,救民水火;孝慈髙皇后好生大德,助勤于内,故上天阴隲,奄有天下,生民用乂。天之阴隲,不爽于德,昭若明鉴。夫享福禄之报者,由积善之庆。妇人内助于国家,岂可以不积善哉!

  古语云:“积德成王,积怨成亡。”《荀子》曰:“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神明自得。”自后妃至于士、庶人之妻,其必勉于积善,以成内助之美。

  妇人善德:柔顺、贞静、温良、庄敬。乐乎和平,无乖戾也;存乎寛弘,无忌嫉也;敦乎仁慈,无残害也;执礼秉义,无纵越也;祗率先训,无愆违也。不厉人适己,不以欲戕物。积而不已,福禄萃焉。嘉祥被于夫子,余庆留于后昆,可谓贤内助矣。《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书》曰:“作善,降之百祥。”此之谓也。

  迁善章第九        

  人非上智,其孰无过?过而能知,可以为明;知而能改,可以跂圣。小过不改,大恶形焉;小善能迁,大善成焉。

  夫妇人之过无他,惰慢也,嫉妒也,邪僻也。惰慢则骄,孝敬衰焉;嫉妒则刻,菑害兴焉;邪僻则佚,节义颓焉。是数者,皆德之弊而身之殃。或有一焉,必去之如蟊螣,逺之如蜂虿。蜂虿不逺则螫身,蟊螣不去则伤稼,已过不改则累德。

  若夫以恶小而为之无恤,则必败;以善小而忽之不为,则必覆。能行小善,大善攸基;戒于小恶,终无大戾。故谚有之曰:“屋漏迁居,路纡改途。”《传》曰:“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崇圣训章第十
   自古国家肇基,皆有内助之德埀范后世。夏、商之初,涂山、有莘皆明教训之功;成周之兴,文王后妃克广《关雎》之化。

  我太祖髙皇帝受命而兴,孝慈髙皇后内助之功至隆至盛。盖以明圣之资,秉贞仁之德,博古今之务。艰难之初,则同勤开创;平治之际,则弘基风化。表壸范于六宫,着母仪于天下。验之徃哲,允莫与京。譬之曰月,天下仰其髙明;譬之沧海,江河趋其浩博。然史传所载,什裁一二,而微言奥义,若南金焉,铢两可宝也,若榖粟焉,一日不可无也。贯彻上下,包括巨细,诚道德之至要,而福庆之大本矣。

  后遵之,则可以配至尊,奉宗庙,化天下,衍庆源;诸侯、大夫之夫人与士、庶人之妻遵之,则可以内佐君子,长保富贵,利安家室,而垂庆后人矣。《诗》云:“太姒嗣徽音,则百斯男。”敬之哉!敬之哉!

  景贤范章第十一

  诗书所载贤妃贞女,德懿行备,师表后世,皆可法也。夫女无姆教,则婉娩何从?不亲书史,则徃行奚考?稽往行,质前言,模而则之,则德行成焉。

  夫明镜可以鉴妍媸,权衡可以拟轻重,尺度可以测长短,徃辙可以轨新迹。希圣者昌,踵弊者亡。是故修恭俭莫盛于皇英,求贞顺莫备于太姜,效诚庄莫隆于太任,行孝敬莫纯于太姒。仪式刑之,齐之则圣,下之则贤,否亦不失于从善。

  夫珠玉非宝,淑圣为宝;令德不亏,室家是宜。《诗》:“云髙山仰止,景行行止。”其谓是与!

  事父母章第十二

  孝敬者,事亲之本也。养非难也,敬为难。以饮食供奉为孝,斯末矣。孔子曰:“孝者,人道之至德。夫通于神明,感于四海,孝之致也。”

  昔者虞舜善事其亲,终身而慕;文王善事其亲,色忧满容。或曰:“此圣人之孝也,非妇人之所宜也。”是不然。孝弟,天性也,岂有间于男女乎?事亲者以圣人为至。

  若夫以声音笑貌为乐者,不善事其亲者也。诚孝爱敬无所违者,斯善事其亲者也。县衾敛簟,节文之末;纫箴补缀,帅事之微。必也恪勤朝夕,无怠逆于所命,祗敬尤严于杖屦,旨甘必谨于餕余,而况大于此者乎?是故不辱其身,不违其亲,斯事亲之大者也。

  夫自幼而笄,既笄而有室家之望焉,推事父母之道于舅姑,无以复加损矣。故仁人之事亲也,不以既贵而移其孝,不以既富而改其心。故曰:“事亲如事天。”又曰:“孝莫大于宁亲,可不敬乎!”《诗》云:“害浣害否,归宁父母。”此后妃之谓也。

事君章第十叁
  妇人之事君,比昵左右,难制而易惑,难抑而易骄。然则有道乎?曰:有。忠诚以为本,礼义以为防,勤俭以率下,慈和以处众。诵诗读书,不忘规谏,寝兴夙夜,惟职爱君。

  居处有常,服食有节,言语有章,戒谨谗慝,中馈是专,外事不涉,谨辨内外,教令不出,逺离邪僻,威仪是力。毋擅宠而怙恩,毋干政而挠法。擅宠则骄,怙恩则妒,干政则乖,挠法则乱。谚云:“汨水淖泥,破家妒妻。”

  夫不骄不妒,身之福也。《诗》云:“乐只君子,福履绥之。”夫安命守分,僣黩不生。《诗》云:“夙夜在公,寔命不同。”是故姜后脱珥,载籍攸贤;班姬辞辇,古今称誉。

  我国家隆盛,孝慈髙皇后事我太祖髙皇帝,辅成鸿业。居富贵而不骄,职内道而益谨,兢兢业业,不忘夙夜,德盖前古,埀训万世,化行天下。《诗》云:“思齐太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妇。”此之谓也。

  纵观徃古,国家兴废,未有不由于妇之贤否也,事君者不可不愼!《诗》云:“夙夜匪解,以事一人。”

  苟不能胥匡以道,则必自荒厥德,若网之无纲,众目难举;上无所毗,下无所法,则沦胥之渐矣。夫木瘁者,内蠧攻之;政荒者,内嬖蛊之。女宠之戒,甚于防敌。《诗》云:“赫赫宗周,褒姒烕之。”可不鉴哉。

  夫上下之分,尊卑之等也;夫妇之道,阴阳之义也。诸侯、大夫及士、庶人之妻能推是道以事其君子,则家道鲜有不盛矣。

事舅姑章第十四
  妇人既嫁,致孝于舅姑。舅姑者,亲同于父母,尊儗于天地。善事者在致敬,致敬则严;在致爱,致爱则顺。专心竭诚,毋敢有怠,此孝之大节也,衣服饮食其次矣。

  故极甘旨之奉而毫髪有不尽焉,犹未尝养也;尽劳勩之力而顷刻有不恭焉,犹未尝事也。舅姑所爱,妇亦爱之;舅姑所敬,妇亦敬之。乐其心,顺其志。有所行,不敢专;有所命,不敢缓。此孝事舅姑之要也。

  昔太姒思媚,周基益隆;长孙尽孝,唐祚以固。甚哉!孝事舅姑之大也。夫不得于舅姑,则不可以事君子,而况于动天地、通神明、集嘉祯乎!故自后妃,下至卿大夫及士、庶人之妻,壹是皆以孝事舅姑为重。《诗》云:“夙兴夜寐,无忝尔所生。”

  奉祭祀章第十五

  人道重夫昏礼者,以其承先祖、共祭祀而已。故父醮子,命之曰:“徃迎!尔相承我宗事。”母送女,命之曰:“徃之女家,必敬必戒。”国君取夫人,辞曰:“共有敝邑,事宗庙社稷。”分虽不同,求助一也。

  盖夫妇亲祭,所以备外内之官。若夫后妃奉神灵之统,为邦家之基,蠲洁烝尝,以佐其事,必本之以仁孝,将之以诚敬,躬蚕桑以为玄紞,备仪物以共豆笾,夙夜在公,不以为劳。《诗》云:“君妇莫莫,为豆孔庶。”

  夫相礼罔愆,威仪孔时,宗庙飨之,子孙顺之。故曰:“祭者,教之本也。”苟不尽道而忘孝敬,神斯弗享矣;神弗享而能保躬裕后者,未之有也。凡内助于君子者,其尚勖之!

  母仪章第十六

  孔子曰:“女子者,顺男子之教而长其理者也。”是故无专制之义,所以为教不出闺门,以训其子者也。

  教之者导之以德义,养之以廉逊,率之以勤俭,本之以慈爱,临之以严恪,以立其身,以成其德。

  慈爱不至于姑息,严恪不至于伤恩。伤恩则离,姑息则纵,而教不行矣。《诗》云:“载色载笑,匪怒伊教。”

  夫教之有道矣,而在己者亦不可不愼。是故女德有常,不逾贞信;妇德有常,不逾孝敬。贞信孝敬,而人则之。《诗》云:“其仪不忒,正是四国。”此之谓也。

  睦亲章第十七

  仁者无不爱也。亲疏内外,有本末焉。一家之亲,近之为兄弟,逺之为宗族,同乎一源矣。

  若夫娣姒姑姊妹,亲之至近者也,宜无所不用其情。夫木不荣于干,不能以达支;火不灼乎中,不能以照外。是以施仁必先睦亲,睦亲之务,必有内助。

  凡一源之出,本无异情,间以异姓,乃生乖别。《书》曰:“敦叙九族。”《诗》曰:“宜其家人。”主乎内者,体君子之心,重源本之义,敦《頍弁》之德,广《行苇》之风,仁恕寛厚,敷洽惠施。

  不忘小善,不记小过。录小善则大义明,略小过则谗慝息,谗慝息则亲爱全,亲爱全则恩义备矣。疏戚之际,蔼然和乐。由是推之,内和而外和,一家和而一国和,一国和而天下和矣,可不重与?

  慈幼章第十八

  慈者,上之所以抚下也。上慈而不懈,则下顺而益亲。是故乔木竦而枝不附焉,渊水清而鱼不藏焉。故甘瓠累于樛木,庶草繁于深泽,则子妇顺于慈仁,理也。

  若夫待之不以慈,而欲责之以孝,则下必不安。下不安则心离,心离则忮,忮则不祥莫大焉。为人父母者,其慈乎!其慈乎!

  然有姑息以为慈,溺爱以为德,是自敝其下也。故慈者非违理之谓也,必也尽教训之道乎!亦有不慈者,则下岂可以不孝?必也勇于顺令,如伯竒者也。

  逮下章第十九

  君子为宗庙之主,奉神灵之统,宜蕃衍似续,传序无穷,故夫妇之道,世祀为大。古之哲后贤妃,皆推德逮下,荐达贞淑,不独任已,是以茂衍来裔,长流庆泽。

  周之太姒有逮下之德,故《樛木》形福履之咏,《螽斯》扬振振之美,终能昌大本支,绵固宗社。叁王之隆,莫此为盛矣!

  故妇人之行,贵于寛惠,恶于妒忌。月星并丽,岂掩于末光?松兰同畆,不嫌于俱秀。

  自后妃以至士、庶人之妻诚能贞静寛和,明大孝之端,广至仁之意,不专一己之欲,不蔽众下之美,务广君子之泽,斯上安下顺,和气蒸融,善庆源源,实肇于此矣。

  待外戚章第二十

  知几者见于未萌,禁微者谨于抑末。自昔之待外戚,鲜不由于始纵而终难制也。虽曰外戚之过,亦系乎后德之贤否尔。

  观之史籍,具有明鉴。汉明德皇后修饬内政,患外家以骄恣取败,未尝加以封爵。唐长孙皇后虑外家以贵富招祸,请无属以枢柄,故能使之保全。

  其余若吕、霍、杨氏之流,僣逾奢靡,气焰熏灼,无所顾忌,遂至倾覆。良由内政偏陂,养成祸根,非一日矣。《易》曰:“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夫欲保全之者,择师傅以教之,隆之以恩,而不使挠法;优之以禄,而不使预政;杜私谒之门,绝请求之路,谨奢侈之戒,长谦逊之风,则其患自弭。

  若夫恃恩姑息,非保全之道。恃恩则侈心肆焉,姑息则祸机蓄焉。蓄祸召乱,其患无断。盈满招辱,守正获福,愼之哉!

《曲礼》、《内则》之言与《周南》、《召南》诗之小序及传记而为之者。仰惟我髙皇后教训之言,卓越徃昔,足以埀法万世,吾耳熟而心藏之,乃于永乐二年冬,用述髙皇后之教,以广之为《内训》二十篇,以教宫壸。

 

 

 

  夫人之所以克圣者,莫严于养其德性,以修其身,故首之以“德性”,而次之以“修身”;而修身莫切于谨言行,故次之以“愼言”、“谨行”;推而至于“勤励”、“节俭”,而又次之以“警戒”。人之所以获久长之庆者,莫加于积善;所以无过者,莫加于迁善,又次之以“积善”、“迁善”。之数者,皆身之要,而所以取法者,则必守我髙皇后之教也,故继之以“崇圣训”。逺而取法于古,故次之以“景贤范”。上而至于“事父母”、“事君”、“事舅姑”、“奉祭祀”,又推而至于“母仪”、“睦亲”、“慈幼”、“逮下”,而终之于“待外戚”。顾以言辞浅陋,不足以发扬深旨,而其条目亦粗备矣。观者于此不必泥于言,而但取于意,其于治内之道,或有禆于万一云。永乐叁年正月望日序。

 

 

 

 

 

 

  德性章第一      
 

 

 

 

 

 

  贞静幽闲,端庄诚一,女子之德性也。孝敬仁明,慈和柔顺,德性备矣。夫德性原于所禀而化成于习,匪由外至,实本于身。

 

 

 

  古之贞女,理性情,治心术,崇道德,故能配君子以成其教。是故仁以居之,义以行之,智以烛之,信以守之,礼以体之。匪礼勿履,匪义勿由。动必由道,言必由信。匪言而言,则厉阶成焉;匪礼而动,则邪僻形焉。阈以限言,玉以节动,礼以制心,道以制欲,养其德性。所以饬身,可不愼与!

 

 

 

  无损于性者,乃可以养德;无累于德者,乃可以成性。积过由小,害德为大。故大厦倾颓,基址弗固也;己身不饬,德性有亏也。美璞无瑕,可为至宝;贞女纯德,可配京室。检身制度,足为母仪。勤俭不妒,足法闺阃。

 

 

 

  若夫骄盈嫉忌,肆意适情,以病其德性,斯亦无所取矣。古语云:“处身造宅,黼身建德。”《诗》云:“俾尔弥尔性,纯嘏尔常矣。”

 

 

 

 

 

 

  修身章第二  
 

 

 

 

 

 

  或曰:“太任目不视恶色,耳不聴淫声,口不出傲言。若是者,修身之道乎?”曰:“然。古之道也。”夫目视恶色则中眩焉,耳聴淫声则内禠焉,口出傲言则骄心侈焉,是皆身之害也。故妇人居必以正,所以防慝也;行必无陂,所以成德也。

 

 

 

  是故五彩盛服,不足以为身华;贞顺率道,乃可以进妇德。不修其身,以爽厥德,斯为邪矣。谚有之曰:“治秽养苖,无使莠骄;刬荆剪棘,无使涂塞。”是以修身所以成其德者也。

 

 

 

  夫身不修,则德不立,德不立而能成化于家者盖寡焉,而况于天下乎?是故妇人者,从人者也。夫妇之道,刚柔之义也。昔者明王之所以谨婚姻之始者,重似续之道也。家之隆替,国之废兴,于斯系焉。于乎闺门之内,修身之教,其勖愼之哉!

 

 

 

 

 

 

愼言章第三     
 

 

 

 

 

 

  妇教有四,言居其一。心应万事,匪言曷宣?言而中节,可以免悔。发不当理,祸必随之。谚曰:“誾誾謇謇,匪石可转;訿訿譞譞,烈火燎原。”又曰:“口如扃,言有恒;口如注,言无据。”甚矣!言之不可不愼也。

 

 

 

  况妇人德性幽闲,言非所尚,多言多失,不如寡言。故《书》斥牝鸡之晨,《诗》有厉阶之刺,《礼》严出梱之戒。善于自持者,必于此而加愼焉,庶乎其可也。

 

 

 

  然则愼之有道乎?曰:有,学南宫绦可也。夫缄口内修,重诺无尤,宁其心,定其志,和其气,守之以仁厚,持之以庄敬,质之以信义,一语一黙,从容中道,以合乎坤静之体,则谗慝不作,家道雍穆矣。

 

 

 

  故女不矜色,其行在德。无盐虽陋,言用于齐而国安。孔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

 

 

 

 

 

 

  谨行章第四       
 

 

 

 

 

 

  甚哉!妇人之行不可以不谨也。自是者其行专,自矜者其行危,自欺者其行矫以污。行专则纲常废,行危则嫉戾兴,行矫以污则人道绝。有一于此,鲜克终也。

 

 

 

  夫干霄之木,本之深也;凌云之台,基之厚也;妇有令誉,行之纯也。本深在乎栽培,基厚在乎积累,行纯在乎自力。不为纯行,则戚疏离焉,长幼紊焉,贵贱淆焉。是故欲成其大,当谨其微;纵于毫末,本大不伐。昧于冥冥,神鉴孔明;百行一亏,终累全德。

 

 

 

  体柔顺,率贞洁,服叁从之训,谨内外之别,勉之敬之,终始惟一,由是可以修家政,可以和上下,可以睦姻戚,而动无不协矣。《易》曰:“恒其德贞,妇人吉。”此之谓也。

 

 

 

 

 

 

  勤励章第五      
 

 

 

 

 

 

  怠惰恣肆,身之殃也;勤励不息,身之德也。是故农勤于耕,士勤于学,女勤于工。农惰则五谷不获,士惰则学问不成,女惰则机杼空乏。

 

 

 

  古者后妃亲蚕,躬以率下;庶人之妻,皆衣其夫。效绩有制,愆则有辟。夫治丝执麻以供衣服,羃酒浆、具菹醢以供祭祀,女之职也。不勤其事,以废其功,何以辞辟?

 

 

 

  夫早作晚休,可以无忧;缕积不息,可以成匹。戒之哉,毋荒宁!荒宁者,刿身之廉刃也,虽不见其锋,阴为其所戕矣。《诗》云:“妇无公事,休其蚕织。”此怠惰之慝也。

 

 

 

  于乎!贫贱不怠惰者易,富贵不怠惰者难。当勉其难,毋忽其易。

 

 

 

 

 

 

  节俭章第六        
 

 

 

 

 

 

  戒奢者,必先于节俭也。夫澹素养性,奢靡伐德。人率知之,而取舍不决焉。何也?志不能帅气,理不足御情,是以覆败者多矣。

 

 

 

  《传》曰:“俭者,圣人之宝也。”又曰:“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若夫一缕之帛出工女之勤,一粒之食出农夫之劳,致之非易,而用之不节,暴殄天物,无所顾惜,上率下承,靡然一轨,孰胜其敝哉!

 

 

 

  夫锦绣华丽,不如布帛之温也;竒羞美味,不若粝粢之饱也。且五色坏目,五味昬智;饮清茹淡,祛疾延龄。得失损益,判然悬绝矣。古之贤妃哲后深戒乎此,故絺綌无斁,见美于《周诗》;大练粗疏,垂光于汉史。敦廉俭之风,绝侈丽之费,天下从化,是以海内殷富,闾阎足给焉。盖上以导下,内以表外,故后必敦节俭,以率六宫;诸侯之夫人,以至士、庶人之妻,皆敦节俭,以率其家。然后民无冻馁,礼义可兴,风化可纪矣。

 

 

 

  或有问者曰:“节俭有礼乎?”曰:“礼,与其奢也,宁俭。然有可约者焉,有可腆者焉。”是故处已不可不俭,事亲不可不丰。

 

 

 

 

 

 

  警戒章第七     
 

 

 

 

 

 

  妇人之德,莫大乎端已;端己之要,莫重乎警戒。居富贵也,而恒惧乎骄盈;居贫贱也,而恒惧乎放失;居安寕也,而恒惧乎患难。奉巵于手,若将倾焉;择地而旋,若将陷焉。

 

 

 

  故一念之微,独处之际,不可不愼。谓无有见乎,能隠于天乎?谓无有知乎,不欺于心乎?故肃然警惕,恒存乎矩度;湛然纯一,不干于匪僻。举动之际,如对舅姑;闺房之间,如临师保。不惰于冥冥,不矫于昭昭,行之以诚,持之以乆,隠显不贰,由是德宜于家族,行通于神明,而百福咸臻矣。

 

 

 

  夫念虑有常,动则无过;思患预防,所以逺祸。不然,一息不戒,灾害攸萃,累德终身,悔何追矣!是故鉴古之失,吾则得焉;惕厉未形,吾何尤焉?《诗》曰:“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礼》曰:“戒愼乎其所不覩,恐惧乎其所不闻。”此之谓也。

 

 

 

 

 

 

  积善章第八        
 

 

 

 

 

 

  吉凶灾祥,匪由天作;善恶之应,各以其类。善德攸积,天降阴隲。昔者成周之先,世累忠厚。暨于文武,伐暴救民,又有圣母贤妃善德内助。故上天阴隲,福庆悠长。

 

 

 

  我国家世积厚德,天命攸集。我太祖髙皇帝顺天应人,除残削暴,救民水火;孝慈髙皇后好生大德,助勤于内,故上天阴隲,奄有天下,生民用乂。天之阴隲,不爽于德,昭若明鉴。夫享福禄之报者,由积善之庆。妇人内助于国家,岂可以不积善哉!

 

 

 

  古语云:“积德成王,积怨成亡。”《荀子》曰:“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神明自得。”自后妃至于士、庶人之妻,其必勉于积善,以成内助之美。

 

 

 

  妇人善德:柔顺、贞静、温良、庄敬。乐乎和平,无乖戾也;存乎寛弘,无忌嫉也;敦乎仁慈,无残害也;执礼秉义,无纵越也;祗率先训,无愆违也。不厉人适己,不以欲戕物。积而不已,福禄萃焉。嘉祥被于夫子,余庆留于后昆,可谓贤内助矣。《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书》曰:“作善,降之百祥。”此之谓也。

 

 

 

 

 

 

  迁善章第九        
 

 

 

 

 

 

  人非上智,其孰无过?过而能知,可以为明;知而能改,可以跂圣。小过不改,大恶形焉;小善能迁,大善成焉。

 

 

 

  夫妇人之过无他,惰慢也,嫉妒也,邪僻也。惰慢则骄,孝敬衰焉;嫉妒则刻,菑害兴焉;邪僻则佚,节义颓焉。是数者,皆德之弊而身之殃。或有一焉,必去之如蟊螣,逺之如蜂虿。蜂虿不逺则螫身,蟊螣不去则伤稼,已过不改则累德。

 

 

 

  若夫以恶小而为之无恤,则必败;以善小而忽之不为,则必覆。能行小善,大善攸基;戒于小恶,终无大戾。故谚有之曰:“屋漏迁居,路纡改途。”《传》曰:“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崇圣训章第十
 

 

 

   自古国家肇基,皆有内助之德埀范后世。夏、商之初,涂山、有莘皆明教训之功;成周之兴,文王后妃克广《关雎》之化。

 

 

  我太祖髙皇帝受命而兴,孝慈髙皇后内助之功至隆至盛。盖以明圣之资,秉贞仁之德,博古今之务。艰难之初,则同勤开创;平治之际,则弘基风化。表壸范于六宫,着母仪于天下。验之徃哲,允莫与京。譬之曰月,天下仰其髙明;譬之沧海,江河趋其浩博。然史传所载,什裁一二,而微言奥义,若南金焉,铢两可宝也,若榖粟焉,一日不可无也。贯彻上下,包括巨细,诚道德之至要,而福庆之大本矣。

 

 

 

  后遵之,则可以配至尊,奉宗庙,化天下,衍庆源;诸侯、大夫之夫人与士、庶人之妻遵之,则可以内佐君子,长保富贵,利安家室,而垂庆后人矣。《诗》云:“太姒嗣徽音,则百斯男。”敬之哉!敬之哉!

 

 

 

  景贤范章第十一

 

 

 

  诗书所载贤妃贞女,德懿行备,师表后世,皆可法也。夫女无姆教,则婉娩何从?不亲书史,则徃行奚考?稽往行,质前言,模而则之,则德行成焉。

 

 

 

  夫明镜可以鉴妍媸,权衡可以拟轻重,尺度可以测长短,徃辙可以轨新迹。希圣者昌,踵弊者亡。是故修恭俭莫盛于皇英,求贞顺莫备于太姜,效诚庄莫隆于太任,行孝敬莫纯于太姒。仪式刑之,齐之则圣,下之则贤,否亦不失于从善。

 

 

 

  夫珠玉非宝,淑圣为宝;令德不亏,室家是宜。《诗》:“云髙山仰止,景行行止。”其谓是与!

 

 

 

  事父母章第十二

 

 

 

  孝敬者,事亲之本也。养非难也,敬为难。以饮食供奉为孝,斯末矣。孔子曰:“孝者,人道之至德。夫通于神明,感于四海,孝之致也。”

 

 

 

  昔者虞舜善事其亲,终身而慕;文王善事其亲,色忧满容。或曰:“此圣人之孝也,非妇人之所宜也。”是不然。孝弟,天性也,岂有间于男女乎?事亲者以圣人为至。

 

 

 

  若夫以声音笑貌为乐者,不善事其亲者也。诚孝爱敬无所违者,斯善事其亲者也。县衾敛簟,节文之末;纫箴补缀,帅事之微。必也恪勤朝夕,无怠逆于所命,祗敬尤严于杖屦,旨甘必谨于餕余,而况大于此者乎?是故不辱其身,不违其亲,斯事亲之大者也。

 

 

 

  夫自幼而笄,既笄而有室家之望焉,推事父母之道于舅姑,无以复加损矣。故仁人之事亲也,不以既贵而移其孝,不以既富而改其心。故曰:“事亲如事天。”又曰:“孝莫大于宁亲,可不敬乎!”《诗》云:“害浣害否,归宁父母。”此后妃之谓也。

 

 

 

 

 

 

事君章第十叁
 

 

 

  妇人之事君,比昵左右,难制而易惑,难抑而易骄。然则有道乎?曰:有。忠诚以为本,礼义以为防,勤俭以率下,慈和以处众。诵诗读书,不忘规谏,寝兴夙夜,惟职爱君。

 

 

  居处有常,服食有节,言语有章,戒谨谗慝,中馈是专,外事不涉,谨辨内外,教令不出,逺离邪僻,威仪是力。毋擅宠而怙恩,毋干政而挠法。擅宠则骄,怙恩则妒,干政则乖,挠法则乱。谚云:“汨水淖泥,破家妒妻。”

 

 

 

  夫不骄不妒,身之福也。《诗》云:“乐只君子,福履绥之。”夫安命守分,僣黩不生。《诗》云:“夙夜在公,寔命不同。”是故姜后脱珥,载籍攸贤;班姬辞辇,古今称誉。

 

 

 

  我国家隆盛,孝慈髙皇后事我太祖髙皇帝,辅成鸿业。居富贵而不骄,职内道而益谨,兢兢业业,不忘夙夜,德盖前古,埀训万世,化行天下。《诗》云:“思齐太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妇。”此之谓也。

 

 

 

  纵观徃古,国家兴废,未有不由于妇之贤否也,事君者不可不愼!《诗》云:“夙夜匪解,以事一人。”

 

 

 

  苟不能胥匡以道,则必自荒厥德,若网之无纲,众目难举;上无所毗,下无所法,则沦胥之渐矣。夫木瘁者,内蠧攻之;政荒者,内嬖蛊之。女宠之戒,甚于防敌。《诗》云:“赫赫宗周,褒姒烕之。”可不鉴哉。

 

 

 

  夫上下之分,尊卑之等也;夫妇之道,阴阳之义也。诸侯、大夫及士、庶人之妻能推是道以事其君子,则家道鲜有不盛矣。

 

 

 

 

 

 

事舅姑章第十四
 

 

 

  妇人既嫁,致孝于舅姑。舅姑者,亲同于父母,尊儗于天地。善事者在致敬,致敬则严;在致爱,致爱则顺。专心竭诚,毋敢有怠,此孝之大节也,衣服饮食其次矣。

 

 

  故极甘旨之奉而毫髪有不尽焉,犹未尝养也;尽劳勩之力而顷刻有不恭焉,犹未尝事也。舅姑所爱,妇亦爱之;舅姑所敬,妇亦敬之。乐其心,顺其志。有所行,不敢专;有所命,不敢缓。此孝事舅姑之要也。

 

 

 

  昔太姒思媚,周基益隆;长孙尽孝,唐祚以固。甚哉!孝事舅姑之大也。夫不得于舅姑,则不可以事君子,而况于动天地、通神明、集嘉祯乎!故自后妃,下至卿大夫及士、庶人之妻,壹是皆以孝事舅姑为重。《诗》云:“夙兴夜寐,无忝尔所生。”

 

 

 

  奉祭祀章第十五

 

 

 

  人道重夫昏礼者,以其承先祖、共祭祀而已。故父醮子,命之曰:“徃迎!尔相承我宗事。”母送女,命之曰:“徃之女家,必敬必戒。”国君取夫人,辞曰:“共有敝邑,事宗庙社稷。”分虽不同,求助一也。

 

 

 

  盖夫妇亲祭,所以备外内之官。若夫后妃奉神灵之统,为邦家之基,蠲洁烝尝,以佐其事,必本之以仁孝,将之以诚敬,躬蚕桑以为玄紞,备仪物以共豆笾,夙夜在公,不以为劳。《诗》云:“君妇莫莫,为豆孔庶。”

 

 

 

  夫相礼罔愆,威仪孔时,宗庙飨之,子孙顺之。故曰:“祭者,教之本也。”苟不尽道而忘孝敬,神斯弗享矣;神弗享而能保躬裕后者,未之有也。凡内助于君子者,其尚勖之!

 

 

 

  母仪章第十六

 

 

 

  孔子曰:“女子者,顺男子之教而长其理者也。”是故无专制之义,所以为教不出闺门,以训其子者也。

 

 

 

  教之者导之以德义,养之以廉逊,率之以勤俭,本之以慈爱,临之以严恪,以立其身,以成其德。

 

 

 

  慈爱不至于姑息,严恪不至于伤恩。伤恩则离,姑息则纵,而教不行矣。《诗》云:“载色载笑,匪怒伊教。”

 

 

 

  夫教之有道矣,而在己者亦不可不愼。是故女德有常,不逾贞信;妇德有常,不逾孝敬。贞信孝敬,而人则之。《诗》云:“其仪不忒,正是四国。”此之谓也。

 

 

 

  睦亲章第十七

 

 

 

  仁者无不爱也。亲疏内外,有本末焉。一家之亲,近之为兄弟,逺之为宗族,同乎一源矣。

 

 

 

  若夫娣姒姑姊妹,亲之至近者也,宜无所不用其情。夫木不荣于干,不能以达支;火不灼乎中,不能以照外。是以施仁必先睦亲,睦亲之务,必有内助。

 

 

 

  凡一源之出,本无异情,间以异姓,乃生乖别。《书》曰:“敦叙九族。”《诗》曰:“宜其家人。”主乎内者,体君子之心,重源本之义,敦《頍弁》之德,广《行苇》之风,仁恕寛厚,敷洽惠施。

 

 

 

  不忘小善,不记小过。录小善则大义明,略小过则谗慝息,谗慝息则亲爱全,亲爱全则恩义备矣。疏戚之际,蔼然和乐。由是推之,内和而外和,一家和而一国和,一国和而天下和矣,可不重与?

 

 

 

  慈幼章第十八

 

 

 

  慈者,上之所以抚下也。上慈而不懈,则下顺而益亲。是故乔木竦而枝不附焉,渊水清而鱼不藏焉。故甘瓠累于樛木,庶草繁于深泽,则子妇顺于慈仁,理也。

 

 

 

  若夫待之不以慈,而欲责之以孝,则下必不安。下不安则心离,心离则忮,忮则不祥莫大焉。为人父母者,其慈乎!其慈乎!

 

 

 

  然有姑息以为慈,溺爱以为德,是自敝其下也。故慈者非违理之谓也,必也尽教训之道乎!亦有不慈者,则下岂可以不孝?必也勇于顺令,如伯竒者也。

 

 

 

  逮下章第十九

 

 

 

  君子为宗庙之主,奉神灵之统,宜蕃衍似续,传序无穷,故夫妇之道,世祀为大。古之哲后贤妃,皆推德逮下,荐达贞淑,不独任已,是以茂衍来裔,长流庆泽。

 

 

 

  周之太姒有逮下之德,故《樛木》形福履之咏,《螽斯》扬振振之美,终能昌大本支,绵固宗社。叁王之隆,莫此为盛矣!

 

 

 

  故妇人之行,贵于寛惠,恶于妒忌。月星并丽,岂掩于末光?松兰同畆,不嫌于俱秀。

 

 

 

  自后妃以至士、庶人之妻诚能贞静寛和,明大孝之端,广至仁之意,不专一己之欲,不蔽众下之美,务广君子之泽,斯上安下顺,和气蒸融,善庆源源,实肇于此矣。

 

 

 

  待外戚章第二十

 

 

 

  知几者见于未萌,禁微者谨于抑末。自昔之待外戚,鲜不由于始纵而终难制也。虽曰外戚之过,亦系乎后德之贤否尔。

 

 

 

  观之史籍,具有明鉴。汉明德皇后修饬内政,患外家以骄恣取败,未尝加以封爵。唐长孙皇后虑外家以贵富招祸,请无属以枢柄,故能使之保全。

 

 

 

  其余若吕、霍、杨氏之流,僣逾奢靡,气焰熏灼,无所顾忌,遂至倾覆。良由内政偏陂,养成祸根,非一日矣。《易》曰:“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夫欲保全之者,择师傅以教之,隆之以恩,而不使挠法;优之以禄,而不使预政;杜私谒之门,绝请求之路,谨奢侈之戒,长谦逊之风,则其患自弭。

 

 

 

  若夫恃恩姑息,非保全之道。恃恩则侈心肆焉,姑息则祸机蓄焉。蓄祸召乱,其患无断。盈满招辱,守正获福,愼之哉!

 

 

 

 

 

 

 

责任编辑:李玲